神話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碼登錄更安全

關于規范論壇廣告的管理規定房產信息發布分類信息發布
查看: 1683|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處在風雨中的“射洪散工”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20-8-4 15:06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文|實習編輯:瑤一

今年夏天,天氣一直陰晴不定。

7月28日下午三點的溫度高達35攝氏度,全城都被熱浪籠罩;而29日則迅速降溫,灰蒙蒙的天空預示著又一場大雨即將襲擊這個城市。



無論是烈日炎炎還是陰雨綿綿,人們都急著往舒適的地方尋找庇護,很少會有人主動往高溫與陣雨里闖。

但如果你去到洪達家鑫路與機房街交界處的那個三岔路口,就可以看到一群無論刮風還是下雨都會存在的身影。



▲烈日下等待生意的散工



▲雨天在對街店鋪避雨的散工

而這些身影則是射洪的散工(也稱臨時工),正是他們,構成了射洪的散工市場。

01

位于機房街的“團團轉電器租賃站”,今天依舊在早上七點就開了門。



▲團團轉電器租賃站

今天的天氣很涼快,溫度適宜,還時不時刮來陣陣微風,不像前兩天的暴曬,苦了那些在外面吃“體力活“的人。

剛吃過午飯,還未稍作休息,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雖然店門有雨棚隨時防備著,但租賃店老板仍然不放心,走出去查看堆放在門外的電器是否被淋到。

這時,她看到在街對面的那幾十個臨時工也正在迅速行動著。



▲因為下雨,工人們都暫時離開了等生意的馬路邊

和前些天射洪那幾場瓢潑大雨的情況相似,來不及回家的臨時工無處可躲,紛紛往有遮攔物的對街跑去。他們通常停在路邊的大樹下,或者去到一些店鋪門口。有些店家會認為對方擋了自己生意,直接開口趕人;有些店家則持相互體諒的心情,不僅不趕人,還主動搬凳子給臨時工坐。



▲在街對面避雨的工人們

電器租賃店老板屬于后者。

店鋪外東西如果堆得少,就可以讓臨時工們過來多坐會兒;東西堆多了,就注定會有幾個工人要被淋到。



▲晴天工人們在店鋪下乘涼

“太陽大還無所謂,他們至少可以去陰涼處躲會兒,但是下雨就不行了,這么多人,下起雨來該往哪里跑?”人心都是肉長的,看著一群上了年紀的工人們還要忍受這樣的處境,租賃店的老板心里也不是滋味。

特別是冬天,臨時工們站在路邊難以躲避風吹雨打,只得穿著濕噠噠的外衣,同時還要遭受寒氣侵襲。



有時下雨天店里來生意了,就算店鋪老板主動喊他們進來避會兒雨,因為擔心會影響店家生意,臨時工們也會自覺地移到店鋪外,在勉強能遮到雨的棚子下擠著。

她曾心里想過希望能以民間捐款的方式,給這群依靠自己力量吃飯的工人們修建一個至少能擋雨的棚子。但想法終究是想法,又有多少人會關注這群人的日常呢?

02

射洪的散工市場,自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就已經在何家橋存在,那時農村常常會來這里雇傭工人幫忙插秧打谷,或者打菜籽。后來城市建設飛速發展,這里則以招臨時小工為主。





▲曾經的散工市場所在地

在這里你可以找到各個行業的人,每個人都把吃飯的行頭帶在身旁。










需要打孔、開槽,石匠的車上帶有電鉆;需要修補雕刻,木匠的后座上綁著鋸子;需要搬運東西,人力工則帶著扁擔。然而,用上自己專業技能的時間很少,大多時候都是去工地上做打雜的力氣活兒,久而久之,這群上了年紀的臨時工人便自發形成了射洪的散工市場。





射洪的散工還在文化館附近聚集時,他們有一個可以遮陽避雨的大棚。這個大棚在這里已經立有多年,有人說這是附近的射洪中學出錢為工人們修建的,也有人說這是臨時工們自發集體掏錢做的。雖說也是三面透風,但至少能給大家提供一個遮陽避雨的工具。

后來何家橋施工修路,那個陪伴大家多年的藍色大棚在一個晚上不翼而飛,連唯一的慰藉也消失不見。這讓遲遲未轉移陣地的散工們不得已離開了這片場所,轉而在洪達家鑫路與機房街的交界處找了一塊比較寬敞的地盤。這里處三岔路口,位置顯眼,人流量也挺多,因此正在憂愁沒有地方等待工作的一行人又逐漸在這里聚集。



▲老板來招工人干活,一群人圍了上去

但這畢竟不比之前。一些想招工的老板不知道他們換了位置,只有對著無人的舊址心增遺憾,全然不知道他們正在另一個地方,望眼欲穿等著生意的到來。



▲招到工人后,老板帶著六個工人離開



▲沒有被選上的工人望著同伴離開的方向

此后一年,在等待工作的過程中,工人們受盡風吹日曬,無論是烈日炎炎還是突發暴雨,他們能夠做的只有頂頭忍受。他們的要求不高,只希望能有一個可以擋雨蔽日的大棚。



▲臨時工們

03

在一群黝黑硬朗的男人中,作為女性,譚姐是為數不多的特別的存在。



▲譚姐

譚姐和丈夫一起搭檔做工地或家庭裝修的鉆孔工作,像這樣的夫妻搭檔,這里還有好幾對。因為女工人心細,偶爾也會接到家政類的工作。只是女工人的價格往往會更低一些。

譚姐以前在農村做莊稼、帶孩子,孩子大點了就進城里來打工。她已經在射洪農民工市場呆了十七八年,以前主要當小工,打混凝土,什么雜七雜八的活都干。后來看到打鉆孔似乎能賺到些錢,于是兩夫妻又花點成本購置了一車用來鉆孔的工具。



這種生意也是分淡季旺季的。正二月、冬臘月,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回來了,身上有點積蓄,想要把家里翻修一下,這時便是譚姐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時候。現在七八月大熱天基本都沒什么生意。

但是不管生意再怎么少,譚姐與丈夫也不敢不來。譚姐之前在城里貸款為大兒子買了房,雖然嘴上說“娃兒的房貸(由)他自己還”,但是“為人父母的,有多的錢就還是要拿出來幫他嘛。”“而且過幾年娃兒結婚,彩禮那些還要提前準備起。”



▲譚姐

許多人上半輩子忙自己的生存需要,下半輩子又開始為子女奔波勞累。說到這里,譚姐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在這里的每個人,年紀大了,家里有老的有小的,不好出去打工,不管賺不賺得到錢,就只有每天在這里耗起!”

住在文聚的羅興勇,每天早上五點過就騎著已有些年頭的摩托車從家出發,兩個小時后到達這個自己已經來過幾百遍的街口。



▲左為羅興勇

羅興勇是這群臨時工當中比較年輕的一位,他的小兒子正在上初中,家里還有一位羸弱多病的老母親,一家大小的擔子全積壓在這個只有四十來歲但頭發幾近花白的男人身上。

羅興勇中午接了一單活:去工地把拆下來的圍欄搬到指定的地方放好。然而干活途中,天空突降大雨,路上行人紛紛往屋檐下跑去。為了兩百元的工錢,羅興勇只有冒雨而行。泥土與污漬牢牢黏在在已經濕透了的紅色短袖上,但相較于一筆生意都沒有收到的昨天,羅興勇已經非常高興了。



▲工人用身邊唯一的水源――泉水洗腳洗手

“你看這些人都是上了五六十,百分之七十都是家境困難的,沒有經濟壓力就不會到這里來了。每年有養老保險、有退休工資的人,根本不會到這里來!”羅興勇解釋。

這里的每個人都背負著經濟壓力與家庭負擔,有需要養孩子的人,有需要照顧老人的人,甚至有還要幫著養孫子的人。



▲七十多歲的王師傅每天從文聚騎兩個小時自行車來到射洪

到了中午,在城里租了房的人就騎著摩托車自行車回家吃飯,住在城郊或鄉下的就結伴去附近的“農民餐廳”吃一頓。一份回鍋肉,一份米飯,再加二兩小酒,這么一頓花費16元,這就是一個工人一天午飯的支出,但也有例外。



▲工人們常常光顧的價格實惠的餐廳

曾經有位姓稅的臨時工,每天中午的午飯就是兩個饅頭加一碗稀飯,最多就花個兩塊錢,賺的錢全部補貼家用。即使后來經濟條件改善,節儉的習慣也已經刻進骨髓,他仍然不敢在外多花錢。

“前天下午他賺了兩百多,晚上去買了三個饅頭,還跑去退了兩個,你說這個舅子丟不丟人嘛!”旁邊的工人笑著調侃到。“我們黑老(晚上)都吃八塊錢,他就只吃一塊錢。”



04

做了這么久的活,患上大大小小的毛病這是避免不了的。

頸椎痛、肩膀痛、腰痛這些起碼還是自己可以感知到的,就怕有些病藏在身體里,開始時沒有一點預兆,痛起來的時候已經成了大病。

“坐在這馬路邊的每個人只要去醫院查都查得出毛病,只是多少問題。”但是誰又真的敢花錢去查呢?



▲左一為“蔡胖子”

“檢查出來也沒得錢醫!”臨時工蔡師傅解釋道,因為他為人爽朗直接,再加之體型原因,大伙都叫他“蔡胖子”。“有些人家庭條件就這樣,得了什么病就只有承受,對吧!”“這里有毛病的人多,他哪舍得拿這錢去看病,一家人都靠到這個錢吃飯。身上痛起來就只有拖,以為拖著拖著就好了,結果啊,就拖死了!”

這里曾發生過好幾起腦溢血猝死的事件,“坐在這橋上的人,每年都要因為這個毛病死好幾個!”



▲等待生意的工人們

“李*松在工地上做活,累了蹲下去想歇一會兒,但是(蹲)下去后就沒起來了。”

“茍*娃兒上午還在工地里做活路,下午回去往床上一趟就死了。”

身體不舒服,撐著也要來等工作的大有人在。正因如此,幾個小時前還活生生的一個人,因為這個急性病,轉眼就再也看不到了。



▲等待生意的工人們

就在上周,一位姓鄧的工人僵硬地坐在車上,一言不發。同伴們看不下去了,去做工前勸了他:“你這個樣子不看不得行哦,切找醫生看看嘛。”

他似乎是對自己身體情況已經了然,又或者是因為痛苦實在說不出話,他緩慢而沉重地搖了搖頭,一下又一下,就像自己給自己的生命下著最后宣判。

同伴們見此不再說什么,上午做完活回來,他已經去了醫院,不過是被急救車送去的,之后同伴們再沒有看到過他。

雖然曾與他朝夕相處,但蔡胖子他們再次談到他時,臉上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悲傷和遺憾。這樣的事大家已經見得多了,而且也沒人能猜得準明天自己的命運又會是怎樣,自己生命終結的方式是怎樣。



▲下午躺著休息的工人們



▲打鬧游戲的工人們

有些人早上七點就在路口守著,等待著前路未知的新一天。 有些人中午飯點也不愿離開,頂著灼熱的太陽坐在自己的摩托車上,生怕錯過生意。

有些人跑十幾公里,從文聚到射洪,從新華鄉到太和鎮。有些人下雨了也舍不得離開,看著沿著屋檐落下的雨水,心里祈求能早點天晴。

處在風雨中的,不僅是這個無法遮陽避雨的散工市場。

更是這一個個正在老去的生命。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西部射洪網

GMT+8, 2020-8-9 01:40 , Processed in 0.19732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26选5历史开奖号码